杂文文思儿,粉碎性骨折手术前一些痛苦经历
2018-04-14 14:07:4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我今天来写一篇关于手术费前 的一些 痛苦经历。

我是2018年,星期二晚上6点医生来通知我,明天下午动手术,明天可能要有危险,第二天下午1点24日下午我被推进手术台看到的一个个里面没有衣服开刀的医生,外面穿着是白大褂,也是动手术费的衣服,这一天下午傅医生刚刚值班,有4个医生,一个是的麻醉师。在全部麻醉下,左静绯骨,粉碎性骨折,切开复位植骨术,手术顺利。

我开始还问医生,麻醉打在哪里,他说打在手上面

后来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,,可能在动手术,当那些医生把我推出手术台,我已经昏迷中,我是七点被医生推出手术台,醒来是的8点多了,但是我只睁了一只眼睛啊

那一只过了15分钟醒的,我听见妈妈在哭泣,说太凄凉了,我儿子开玩笑说,极乐世界好玩吗,我听见傅医生跟我妈妈说,我们那个医生相当有经验,我佩服他,那么粉身碎骨竟然动的那么顺利过关。

然后医生给我挂氧气,这时我不在原来的病房,在一个另外一个地方,那里挂了四个小时 动手术是七个小时,差点没有命,只是一天晚上我在醒来的那一刻,我的脚上全部麻醉,一边脚痛苦的当不老,一半挂药水痛的受不了,那个痛啊,生不如死

,然后我叫妈妈快点叫医生啊

是的因为我全部麻醉在脚上受不了我一直哭啊,痛苦的真是受不了啊,过了10分钟医生来了,给我拿到来了治麻醉的药,医生把我塞进屁股里然后,过了半个小时,上一半的脚已经慢慢没有麻醉了,但是我脚背与脚指头依然麻醉啊,但是这个不麻醉要倒天亮,只是一天晚上辛运的没有上大小便,动手术也没有。

,这一天晚上我妈妈在旁边陪伴我,我叫他柔没有痛的地方一直,柔到4点多,我的脚因为大出血,脚上有管子穿皮肉里呢,那一管管血一直在流,流倒第一天二下午3点医生把我取掉,那个痛是早上5点慢慢不痛的,在4点半时我妈妈说给我去睡觉,这个时我的痛已经慢慢一点退了一些,我迷了5分钟啊我这一天晚上,7点开始哭倒天亮。

早上6点那个麻醉师,来看我说,痛感觉怎么样啊,我呢点点头,我说都不想说昨天晚上把折磨的不像人,

我哭时在想,老天爷你让我去死,不要折磨我,我接受不了,在第一天二天下午傅医生来看我说感觉怎么样,等一下我给你把里面的皮管针取下来,

傅医生在取我脚步上管子时,我的脚也麻醉的,但是我上面已经没有麻醉了,我根傅医生说取管理子有多痛,然后他说,你们忍一忍,昨天晚上刚刚动完手术,肯定痛啊,我妈妈把我肩膀上扶紧,傅医生把一块一块血布写撕下来然后。再取皮肉里管子针,我撕下来的血布一桶呢,那个可怕的血啊。

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。是麻醉呢,他取我脚上的管理子是有一点痛,但是不是哪一种痛的感觉,傅医生的手轻轻地给我拨。过了5分钟全部拨出来的,我老公也在。

,但是没有我儿子妈妈关心,不过这些人就是这样,随他去,手术一个月我老公白天在做生意,晚上去医院过夜,我儿子进医院开始倒转医院一直在陪伴我,有时在家里来休息。这个晚上我妈妈也在照顾我。

我已经休养快3个月了,已经慢慢恢复了,我经过拍片检验已经好的能够站起来了。也可以一步步跨越走路了。

我感谢我的儿子 ,感谢妈妈,感谢我的舅舅 ,感谢医生给了我生命,感谢我的网友 今天生有缘,我们素不相识,

谢谢你的爱心,思儿永远记心里。虽然我老公不是的那一种关心别人的人,但是也谢谢在医院的照顾 。

感谢我的亲戚朋友来医院看我。感谢在我医院那些日子,善良的阿姨照顾我大小便。那些阿姨早上起来给我梳头啊,三更半夜给我到大小便,希望帮助我的

好人一生平安,无灾难无难,全家幸福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